竞彩篮球比分直播|竞彩计算器胜平负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时时三分彩计划手机版 德国斯图加特机场 莱加内斯对毕尔巴鄂 江苏快3走势图江苏快3走势图 曼联手机壁纸 拜仁慕尼黑vs汉诺威96 玛莎拉蒂莱万特多少钱 沙滩排球免费试玩 富勒姆对利物浦 乌迪内斯vs帕尔马
《中國民族政策與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白皮書
時間:2014-10-08 | 來源:新華網 | 作者: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7日發表《中國的民族政策與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白皮書。全文如下:

  前言

  我們生活的地球,是一個民族的世界。當今世界,約有3000個民族,分布在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絕大多數國家由多民族組成。

  中國是全國各族人民共同締造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中國各族人民密切交往、相互依存、交流融合、休戚與共,形成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格局,共同開發了祖國的大好河山,共同推動了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牢牢把握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的主題,堅持從本國國情出發,總結歷史經驗,借鑒世界其他國家的有益做法,開創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確立并實施了以民族平等、民族團結、民族區域自治和各民族共同繁榮為基本內容的民族政策,形成了比較完備的民族政策體系。

  符合國情的正確的民族政策,促進了中國各族人民同心同德、和睦相處、和衷共濟,開創了經濟發展、政治安定、文化繁榮、社會和諧的良好局面,少數民族的面貌、民族地區的面貌、民族關系的面貌發生了歷史性巨大變化。

  一、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和中華民族的多元一體

 
圖表1:五次人口普查少數民族人口數及占全國總人口的比例 新華社發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通過識別并經中央政府確認,中國共有民族56個,即漢、蒙古、回、藏、維吾爾、苗、彝、壯、布依、朝鮮、滿、侗、瑤、白、土家、哈尼、哈薩克、傣、黎、傈僳、佤、畬、高山、拉祜、水、東鄉、納西、景頗、柯爾克孜、土、達斡爾、仫佬、羌、布朗、撒拉、毛南、仡佬、錫伯、阿昌、普米、塔吉克、怒、烏孜別克、俄羅斯、鄂溫克、德昂、保安、裕固、京、塔塔爾、獨龍、鄂倫春、赫哲、門巴、珞巴和基諾族。其中,漢族人口占絕大多數,其他55個民族人口相對較少,習慣上稱為“少數民族”。

  60年來,中國的少數民族人口持續增加,占全國人口比重呈上升之勢。根據已經進行的五次全國人口普查,少數民族人口1953年為3532萬人,占全國總人口的6.06%;1964年為4002萬人,占5.76%;1982年為6730萬人,占6.68%;1990年為9120萬人,占8.04%;2000年為10643萬人,占8.41%。各少數民族人口數量相差較大,如壯族有1700萬人,而赫哲族只有4000多人。(見圖表1)

  中國各民族的人口分布呈現大散居、小聚居、交錯雜居的特點。漢族地區有少數民族聚居,民族地區也有漢族居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許多少數民族既有一塊或幾塊聚居區,又散居全國各地。西南和西北是少數民族分布最集中的兩個區域。西部1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居住著全國近70%的少數民族人口,邊疆9個省、自治區居住著全國近60%的少數民族人口。隨著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少數民族人口分布范圍進一步擴大,目前全國散居地區少數民族人口已超過3000萬。

  中國少數民族聚居區大都地廣人稀,資源富集。民族地區的草原面積,森林和水力資源蘊藏量,以及天然氣等基礎儲量,均超過或接近全國的一半。全國2.2萬多公里陸地邊界線中的1.9萬公里在民族地區。全國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面積中民族地區占到85%以上,是國家的重要生態屏障。

  中國各民族的起源和發展有著本土性、多元性、多樣性的特點。距今四五千年前,中華大地上就形成了華夏、東夷、南蠻、西戎、北狄五大民族集團。各民族在發展中互相吸收,經過不斷的遷徙、雜居、通婚和交流,逐步融合為一體,又不斷產生新的民族。其結果是有存有亡,有的民族延續至今,有的卻由于融合、戰爭以及生態環境惡化和改換名稱等原因而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包括顯赫一時的匈奴、月氏、鮮卑、柔然、吐谷渾、突厥、黨項、契丹和塞種人等。

  中國各民族形成和發展的情況雖然各不相同,但總的方向是發展成為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匯聚成為統一穩固的中華民族。今天中國的疆域和版圖,是中華大家庭中各民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共同開發形成的。漢族的祖先最先開發了黃河流域和中原地區,藏、羌族最先開發了青藏高原,彝、白等民族最先開發了西南地區,滿、錫伯、鄂溫克、鄂倫春等民族的祖先最先開發了東北地區,匈奴、突厥、蒙古等民族先后開發了蒙古草原,黎族最先開發了海南島,臺灣少數民族的先民最先開發了臺灣島……

  早在先秦時期,中國先民的“天下”觀念和“大一統”理念便已形成。公元前221年,秦朝實現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統一,在全國設郡縣加以統治,今天廣西、云南等少數民族較為集中的區域都納入秦朝管轄之下。漢朝(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進一步發展了統一的局面,在今新疆地區設置西域都護府,管轄包括新疆地區在內的廣大地區,并增設17郡統轄四周各民族,形成了包括今天新疆各族人民先民在內的疆域寬廣的國家。秦漢開創了中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基本格局。

  漢朝以后的歷代中央政權發展和鞏固了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格局。唐朝(618—907年)設安西和北庭兩大都護府,管轄包括今天新疆在內的西域地區,設道、府、州或羈縻府、州,管轄中南和西南各少數民族。蒙古族建立的元朝(1206—1368年),在南方部分少數民族聚居的府、州設土官(以少數民族首領充任并世襲的地方行政長官),在中央設宣政院統轄西藏事務,在西藏分設三路宣慰司都元帥府,西藏從此處于中央政府有效行政管理之下,并設澎湖巡檢司管理澎湖列島和臺灣。元朝的民族成分包括現今中國絕大多數民族。滿族建立的清朝(1644—1911年),在西域設伊犁將軍并建新疆行省,在西藏設駐藏大臣,確立由中央政府冊封達賴、班禪兩大活佛的歷史定制,在西南一些少數民族地區實行廢除土司制度、選派官員統一管理的“改土歸流”(少數民族地方行政長官由中央政府委派)政治改革,最終確定了今天中國的版圖。

  中國歷史上雖然出現過短暫的割據局面和局部分裂,但國家統一始終是主流和方向。無論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都以自己建立的中央政權為中華正統,都把實現多民族國家的統一作為最高政治目標。廣袤的疆域是各民族共同開拓的,悠久燦爛的中華文化是各民族共同發展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是各民族共同締造的。

  統一多民族國家的長期延續,極大地促進了各民族之間的經濟、政治和文化交流,增進了各民族對中央政權的向心力和對中華文化的認同感,增強了中華民族的凝聚力、生命力和創造力,促進形成了中華文明的統一性和多樣性。歷史上,占中國人口多數的漢族主要生活聚居在黃河、長江中下游的中原地區。這里氣候溫和、土地平坦且肥沃,宜于農耕。而少數民族,大多分布于周邊地區,這些地區多草原、沙漠、森林、高原、高山、丘陵、湖泊等,宜于牧業、狩獵、漁業。周邊少數民族與中原地區通過“茶馬互市”、“絹馬互市”等,既滿足了中原農業、交通和軍事對馬匹的需求,也滿足了少數民族的日常生活所需,促進了經濟互補和共同發展。少數民族建立的遼、金、西夏、大理等政權,在制度建立、疆土治理方面,明顯吸收了漢族中原政權的統治經驗,融入了中原文化的很多元素。塞北、西域優美的曲調和樂器不斷傳入中原,對中原音樂的豐富和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隨著各民族之間交往和融合程度的加深,交錯雜居、共生互補的格局逐步形成,相互依存、共同發展的關系日趨穩固。

  1840年鴉片戰爭之后的100多年間,中國屢遭西方列強的侵略、欺凌,亡國滅種的危機把中國各民族的命運更加緊密地聯結在一起。在國家面臨被列強瓜分、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各族人民奮起反抗、共赴國難。19世紀,新疆各族人民支持清朝軍隊消滅了中亞浩罕國阿古柏的入侵勢力,挫敗了英、俄侵略者企圖分裂中國的陰謀。西藏軍民在1888年的隆吐山戰役和1904年的江孜戰役中,重創英國侵略者。自1931年“九·一八”事件后,在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抗日戰爭中,中國各族人民同仇敵愾、浴血奮戰,其中的回民支隊、內蒙古大青山抗日游擊隊等許多以少數民族為主的抗日力量,為抗戰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各族人民在反抗外來侵略的同時,針對一小撮民族分裂分子在外部勢力扶持下策劃、制造的“西藏獨立”、“東突厥斯坦”、偽“滿洲國”等分裂行徑,進行了堅決的斗爭,捍衛了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

  在近代反侵略、反分裂的偉大斗爭中,各民族在歷史上形成的不可分離的關系變得更加牢固,各民族福禍與共、休戚相關的命運共同體的特征更加凸顯,各族人民作為中國歷史主人的責任感得到了進一步激發和增強,中國各民族共同的文化和心理特征更趨成熟。今天,中華民族已經成為各民族普遍認同的統稱和歸屬。

  二、堅持各民族一律平等

  民族平等,是中國民族政策的基石。

  實行民族平等是中國的憲法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民族一律平等。”根據這一原則精神,《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等法律法規對民族平等進行了具體而明確的規定。

  在中國,各民族一律平等包括三層含義:一是各民族不論人口多少,歷史長短,居住地域大小,經濟發展程度如何,語言文字、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是否相同,政治地位一律平等;二是各民族不僅在政治、法律上平等,而且在經濟、文化、社會生活等所有領域平等;三是各民族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享有相同的權利,承擔相同的義務。

  經過60年的不懈努力,中國已經基本形成了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保障民族平等的法律規范體系,各民族平等權利依法得到保障。

  ——人身自由和人身權利不受侵犯。根據憲法和法律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各民族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各民族公民人格尊嚴不受侵犯,其名譽權、姓名權、肖像權等受法律保護。禁止用任何方法對公民進行侮辱、誹謗和誣告陷害。新中國成立前,四川等地的彝族地區大約100萬人口保留著奴隸制度,西藏、云南西雙版納等地區大約有400萬人口保留著封建農奴制度。這些地區的少數民族群眾大都附屬于封建領主、大貴族、寺廟或奴隸主,可以被任意買賣或當作禮物贈送,沒有人身自由。如,在舊西藏,形成于17世紀并沿用了300多年的法律——《十三法典》、《十六法典》,將人嚴格劃分為三等九級。法典規定:“上等上級人”的命價為與其尸體等重的黃金,“下等下級人”的命價僅為一根草繩,而“下等人”占西藏總人口的95%以上。新中國為了保障人權,于20世紀50年代對這些地區進行了民主改革,廢除了奴隸制和封建農奴制,昔日廣大農奴和奴隸獲得了人身自由,成為新社會的主人。 


圖表2:歷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少數民族代表占代表總數的比例 新華社發

  ——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在中國,任何公民既一律平等地享有憲法和法律規定的權利,又一律平等地履行憲法和法律所規定的義務;公民的合法權益一律受到平等的保護,對違法行為和任何人犯罪都依法予以追究,在適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許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權。為了保障少數民族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進行訴訟的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十一條規定:“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語言、文字進行民事訴訟的權利。在少數民族聚居或者多民族共同居住的地區,人民法院應當用當地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進行審理和發布法律文書。人民法院應當對不通曉當地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的訴訟參與人提供翻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組織法》均作了類似的規定。

  ——平等地享有管理國家事務的權利。在中國,各少數民族與漢族以平等的地位參與國家事務和地方事務的管理。憲法第三十四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年滿十八周歲的公民,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財產狀況、居住期限,都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不僅如此,法律還為少數民族的政治參與給予了特殊保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是中國各族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法》規定:在同一少數民族人口不到當地總人口15%時,少數民族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數可以適當少于當地人民代表大會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數,人口特別少的民族至少也應有一名代表。歷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少數民族代表人數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總人數的比例,均高于同期少數民族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比例。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161名委員中,有少數民族人士25名,占15.53%。(見圖表2)


微新疆

相關鏈接

时时三分彩计划手机版 德国斯图加特机场 莱加内斯对毕尔巴鄂 江苏快3走势图江苏快3走势图 曼联手机壁纸 拜仁慕尼黑vs汉诺威96 玛莎拉蒂莱万特多少钱 沙滩排球免费试玩 富勒姆对利物浦 乌迪内斯vs帕尔马
时时三分彩计划手机版 德国斯图加特机场 莱加内斯对毕尔巴鄂 江苏快3走势图江苏快3走势图 曼联手机壁纸 拜仁慕尼黑vs汉诺威96 玛莎拉蒂莱万特多少钱 沙滩排球免费试玩 富勒姆对利物浦 乌迪内斯vs帕尔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