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篮球比分直播|竞彩计算器胜平负
新疆 > > 魅力新疆——回族 > 文化藝術
回族top.jpg
| 本網首頁 | 回族歷史 | 民風民俗 | 文化藝術 | 回族美食 | 回族風情 | 民族節日 |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爱你一万年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vr赛车 一小时多少钱 疯狂世界盃走势图 武里南联主场足球场 尤文图斯VS帕尔马 热那亚坍塌整体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l 北京至南安普敦最低机票 德国沃尔夫斯堡宾馆
  新疆 > > 魅力新疆——回族 > 文化藝術
回族的民間文學-阿里和他的白鴿子
 
作者:    發布時間: 2009-05-13 11:22:59   來源: 西部庭州
[打印本稿][發表評論][關閉窗口]
  

  在黃河上游青海的偏僻的深山溝里,回回住的地方叫“莊”,撒拉住的地方叫“工”,藏民住的地方叫“德哇”。這里的藏民閑了唱“拉夜”,撒拉閑了唱“伊白”(山歌),回回閑了唱“少年”(花兒)。有一支“少年”:
  
  孟姜女哭倒九堵墻,
  
  城墻里哭出個范郎;
  
  沒吃穿不愁腸,
  
  有你時有我的盼望。
  
  這“少年”唱的是一個動人的故事。
  
  很早很早以前,在一個摔死雀兒滾死蛇的山崖上,住著一家姓楊的回族人家。老兩口生了三個兒子,可惡的天花奪去了老大和老二的性命,只剩下小兒子阿里一個。阿里自然成了父母的命根子、心頭肉。老兩口早晚操勞,省吃儉用,積存了一點銀兩,送阿里到離家十里外的平川去上私塾,讀漢儒之書。窮人的娃娃肯用功。
  
  阿里在這里讀書日夜下苦功,學業上天天有長進;同時,阿里尊敬師長,孝順父母,四鄉回漢,無不夸贊。
 
  光陰似箭。轉眼間,阿里長成了一個眉目清秀、聰穎過人的青年人。老兩口越看越喜歡,越看阿里越疼愛。
 
  “老頭子,阿里眼看長成人了,我們該給他說門親事,好卸掉你我的擔子啊!”有一天阿里他媽忽然提出了孩子的婚姻大事。老頭子也覺得尼卡哈到了,當然表示同意。可是,這阿里生性古怪,給他提東“莊”的阿伊莎,他不要;給他說西“莊”的露格婭,他不肯;南“莊”的……,阿里干脆聽都不要聽,走了。作父母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一天,大門外來了個“要乜貼”(要飯的窮人)的白發老阿奶。她像唱歌一樣地吟道:
  
  安拉真偉大,
  
  主人真大方,
  
  出散“乜貼”(施散物或錢),
  
  好行有好償!
  
  這老倆口平時最同情這些孤苦伶仃的討飯人。今天見到這個不尋常的老阿奶,拿出一個大“鍋葵”(硬面餅)給了她。要乜貼的老阿奶接過“鍋葵”,見二位老人悶悶不樂的樣子,便向前問道:“安拉保佑。二位老人家面有難色,不知是里卜里斯(鬼)迷住了心,還是得了克財病?”老倆口引老阿奶到屋里面坐下,把為兒子娶媳婦的難腸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那老奶聽了,從袖筒里取出一只活蹦亂跳的白鴿子,不慌不忙地說:
  
  一對兒騾子一對馬,
  
  黃河的河沿上站哈;
  
  白鴿子俊得像白紙上的畫,
  
  阿里的房子里掛哈。
  
  老倆口接過鴿子細細看,真是:一身白毛耀人哩!一對大眼睛笑瞇瞇哩!回頭再看那老阿奶時,早已不知去向了。阿里在自家住屋的房檐下做了一個窩,叫鴿子住;閑了就喂鴿子、玩鴿子。天天如此,月月如此。
  
  第二年,這一帶大旱。沒糧食吃,樹皮也剝光了。全“莊”的男女老少死的死,逃的逃,留下的沒有幾個了。阿里的父母相繼無常,丟下阿里一人,度日如年,好不悲慘。一天,阿里從地里回來,又乏又餓,—頭栽在炕上,思念起已故的父母。正是“悶上心來瞌睡多”,想著,想著,阿里呼呼地睡著了。一個時辰過去了,阿里醒來,只覺得一股香氣直往鼻子里鉆。阿里睜眼一看,只見炕桌上擺著手抓羊肉大米飯、糖餡包子牛肉面,令人垂涎。
  
  “這是睡夢還是真的?”阿里驚呆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吃了再說,他狼吞虎咽,吃了個干干凈凈。
  
  第二天又是這樣,第三天,還是這樣。
  
  “是誰給我做飯?誰是我的恩人呢?”一種好奇心的驅使和感恩的心情,促使阿里下決心弄個水落石出。這天,阿里提早回家。躺在炕上裝睡,忽聽見“咕嚕嚕”一聲響,白鴿子飛了進來。阿里趕緊閉上眼睛。這白鴿子左右看了—會,覺得阿里真睡著了,便脫下她的羽毛外衣來。啊!感謝安拉造化之功,一個如花似玉的仙女,出現在阿里面前。她像這家的主人,一會兒操刀,一會兒搟面,三刀二勺,—桌豐盛的飯菜做成了。
  
  阿里如癡如呆地看著。在那女子萬事已成,剛要伸手取羽衣的一剎那,阿里一個鷂子翻身,搶先拿到了羽衣。那女子毫不驚恐,輕聲說道:“阿哥,不要大驚小怪……”
  
  阿里聽了此話,又看了人家的大方模樣,也強作鎮靜,說出了心里話:
  
  “穿子蓮打哈的骨朵兒,
  
  你看好圓嗎不圓?
  
  阿哥沒有個媳婦兒,
  
  你看好難嗎不難?”
  
  女子唱道:
  
  “右肩頭擔水左肩換,
  
  清泉水澆花園哩;
  
  妹妹是牡丹你手心里轉,
  
  啥時候成婚姻哩?”
  
  唱罷又道:“我名叫阿西婭,家住太子山上蓮花村,太子老母知你為人忠厚,又有學問,特派我下凡陪伴終身。”世上哪有這樣美好的姻緣?當晚二人就在茅屋相互拜過,又向雙親麥札(墓)所在的西方拜了三拜,成了“尼卡哈”(婚事)。
  
  光陰如黃河的流水,滔滔奔去。黃河兩岸一綠一黃又過了一年。阿里夫婦男耕女織,恩愛無比,—個火焰焰的家庭眼看又起來了。仲夏的一天,阿里正在莊稼地里干活,總覺得心慌意亂,手不聽使,好像要出什么大事似的。他急忙跑回家去,門口無人迎,屋里靜恰恰,只見幾片白鴿子羽毛胡亂地撒在院里,隨風滾動。阿里心急如火,左尋右找,見墻上工工整整地寫著一首詩:  
  白鴿今日遇老鷹,
  
  是死是活尚難定;
  
  有情找上鷹鷲峰,
  
  無義請莫出大門。
  
  阿里一看,天旋地轉,失聲痛哭道:
  
  剪下的羊毛捻成線,
  
  一條一條地斷了;
  
  維下個尕妹才十天半,
  
  指甲連肉地散了。
  
  哭呀!哭呀!直哭得天昏地暗,石頭流淚。第二天,阿里背上干糧,銷上房門一直向鷹鷲峰方向走去。走了不知多少路,當他來到一座山前的時候,看見一個老阿爺在山頂上挖了個灶火門,正在點火燒水。阿里了暗想:這老人真傻,火焰離鍋底十幾丈,能燒開嗎?一邊想,一邊上前問老阿爺:“請問老阿爺,你的水哪年哪月才能燒開啊?”老阿爺耐心解釋:“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嘛!”阿里聽了心里一動。忽然,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阿里和老阿爺抱頭趴了一會兒,天才慢慢地明朗起來。阿里問老阿爺:“阿爺,夏天為啥刮怪風?”老阿爺說:“你不知道,這鷹鷲峰的的老鷹近日抓來了一個白鴿仙女,制服不了她,正在使性子。每天一次。”阿里聽完,大吼一聲,飛一般地向山頂跑去……。
  
  石崖根里的清水泉,
  
  柏木桶, 
 
  擔給了千年者沒干;
  
  若要我倆的婚姻散,
  
  三九天,
  
  凍冰上開一朵紅牡丹。
  
  兇惡的豺狼虎豹擋住了阿里的去路。他牢記著燒水老阿爺的話,弄了一百個白臘桿子,一步一槍,打退了野獸;漫山的黑刺林又擋住了阿里的去路,他劈一根,走一步,開出了一條路。  
  有一天,阿里走著,前面傳來了刺拉刺拉的聲音。走過去一看,原來是一位老阿奶手拿條鋼扁擔,在一塊黃牛大的青石上磨著。阿里見了詫異,上前出了一個“賽倆目”(您好!)問道:“阿奶,您在磨啥?”老阿奶回答:“我家姑娘正缺一根繡花針,我在磨一根給她用。”阿里聽了哈哈大笑:“阿奶,這么粗的鋼條,幾年能磨出個繡花針?”老阿奶用教訓人的口氣說:“鋼梁磨成針,功到自然成。你從家鄉到這里,不也是下了大功夫嗎?”阿里聽了贊嘆不已,又聽老阿奶說:“你已經走了三百三十三天,到鷹鷲峰還得走三千三百三十三天,你能走到嗎?”阿里說:“你的鋼梁能成針,我一定能走到鷹鷲峰。”說完就走了。
  
  翻過了千座山,淌過了萬條水,阿里終于來到了鷹鷲峰前,抬頭一看,只見:
  
  鷹鷲峰高了者實高了。
  
  半山腰,
  
  五彩的云彩行繞了;
  
  萬丈的石山埡巴沒路了,
  
  遠處看, 
 
  青石崖就像個刀刀。 
 
  阿里看著,傷心地哭了起來:
  
  陰山的牡丹雪壓了;
  
  靈芝草搭不上架了;  
    
  不明不白地離開了;
  
  啥原因我倆人罷了?
  
  山峰上也傳來了歌聲:
  
  青枝綠葉山丹花,
  
  石埡巴崖上長啥;
  
  今日想起從前的話,
  
  清眼淚不由地淌下。
  
  阿里聽得真切,這明明是白鴿子的聲音。但只聽見聲音見不了人啊!他決心要借來磨針阿奶的鋼梁,在石崖上開一條石梯子爬上去。阿里準備返回去借鋼梁,一轉身,后面放著—個像鋼梁一樣大的鋼釬。阿里高興極了,拿了鋼釬就干起來。
  
  四月八立夏太早,
  
  樹枝上站的是“長高”(布谷鳥);
  
  我二人操心時一處兒到,
  
  一個人操心時枉操。 
 
  干了三個冬天三個夏,換了三個鋼釬二個把。一天,整整齊齊的石階梯終于到了峰頂。阿里打著最后一級階梯,掛著鋼釬剛要爬上,忽然,隨著一陣狂風,大鷹直向阿里撲來。阿里沉著應戰,將鋼釬向大鷹一舉,一股缸—樣粗的火焰噴起,把大鷹燒成了灰。
  
  阿里昏沉沉,稍—清醒,就聽見了白鴿子的聲音:
  
  黃河干了海干了,
  
  海里的魚娃兒見了;
  
  不見的人兒可見了,
  
  心里的疙瘩兒散了。
  
  阿里舉目望去,只見那磨針的阿奶(即太子老母)領著白鴿子仙女,向阿里滿面笑容的走來,大家見了面。那個太子老母又領他們踏著云彩,回到老家。從此夫妻團圓,白鴿子仙女阿西婭燒掉了自己的羽毛外衣,踏踏實實地過起男耕女織、幸福美滿的生活來。真是:
  
  一對兒鴛鴦游水灣,
  
  風吹浪打者不散;
  
  美滿姻緣一千年,
  
  鋼刀再剁也不斷。
  
  這個故事流傳于青海回族群眾之中。由伊卜拉欣·烏斯曼搜集整理。

[打印本稿][發表評論][關閉窗口]
 
 
 相關鏈接
  • 維吾爾不朽的長詩《福樂智慧》2007/07/25
  • 土爾扈特文學2006/02/08
  • 回族的傳統節日2009/05/14
  • [圖文]:回族飲食特點2009/10/10
  • 回族人的“粉湯油香”文化2007/07/03
  • 新疆花兒2010/04/01
  • 回族的民間文學2009/05/14
  • 回族的民間文學——唐瓶與湯瓶2009/05/14
  • 回族與伊斯蘭文化2009/05/14
  • 回族的民間文學-不見黃河心不死2009/05/13
  • .

    中國新疆網版權所有 北京五洲泛華網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制作
    Copyright© China Xinjiang Web
     值班電話:13651236230  主編信箱
    京ICP備09057257號-9 京公網安備110108003167號

    爱你一万年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vr赛车 一小时多少钱 疯狂世界盃走势图 武里南联主场足球场 尤文图斯VS帕尔马 热那亚坍塌整体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l 北京至南安普敦最低机票 德国沃尔夫斯堡宾馆
    爱你一万年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vr赛车 一小时多少钱 疯狂世界盃走势图 武里南联主场足球场 尤文图斯VS帕尔马 热那亚坍塌整体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l 北京至南安普敦最低机票 德国沃尔夫斯堡宾馆